• 首届康复医学体系培训班成功举办
  • 康复2
  • 签约
  • 中国梦
  • 01
  • 02
  • 03
  • 04
  • 05
栏目导航
热门阅读排行
你的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资讯 >

不要让病耻感阻碍我们康复

不要让病耻感阻碍我们康复

发布时间:2020-12-31 10:27作者:admin来源:未知 点击:
  

有时候会在渡过社群里看到这样的消息:

“被医生诊断为抑郁症了,这个诊断会不会让 XX 给自己贴标签啊”

“XX现在不允许提生病相关的话题,一提就会生气”

“XX觉得自己没病啊,不愿意配合医生接受治疗,我也不知道这样是好事还是坏事”

还认为自己没有生病,不愿意配合治疗;

家属担心抑郁症的诊断会影响患者的心态。看到这些担忧时,我发现有两种不同的声音。

第一种声音认为贴上抑郁症标签,例如用“患者”“抑郁症”“服药”“住院”等词,一方面会给患者造成心理负担,会让他们觉得自己的状况很严重,产生焦虑感,不利于状态恢复。另一方面也会影响其融入社会。

第二种声音认为承认患病事实,根据科学诊断进行治疗是有利于状态恢复的,无条件接纳患者,让他们进行自我接纳都是有利于状态恢复的。调整好状态后社会功能也会有所恢复,能够重新融入社会。

听起来两种声音都有自己的理由,比较触动我的是两者对于抑郁症的看法,和背后折射出来社会对于抑郁症个体的接纳度。今天我想来聊一聊对于疾病的不接受和逃避背后是什么原因。

我们抗拒心理的背后是对疾病的羞耻感。

患者本人对于抑郁症的羞耻感属于“自我污名”,也叫作“病耻感”。

先来解释一下,污名(stigma)是一种标志或标签,表明被标记者具有负面的、不受社会欢迎的属性,导致其个人价值受损,社会身份被贬抑。

近些年来,心理疾病污名现象在心理康复中受到越来越多的重视。例如,2001年世界卫生组织指出“对心理和行为疾病患者康复的最大阻碍是社会施予他们的污名和与之相连的歧视”。美国新精神健康自由委员会也认为,心理疾病污名是患者获得高质量心理健康服务的主要障碍,减少污名应是改进心理健康服务体系质量的主要目标之一。

“污名”对于抑郁症个体而言最大的影响就是:

现实生活中很多本可通过治疗获益的患者却不愿接受治疗,已治愈的患者在重归社会时也会面临巨大阻碍。

1、 病耻感

病耻感是指患者内化了公众对自身的消极刻板印象、偏见和歧视,形成自我偏见和歧视的现象。病耻感是患者自身对自己具有负面评价,认为患有此类疾病的自己受到歧视是理所应当的,认为自己正像他人描述的那样,因患病而没有价值。

对中国抑郁群体进行病耻感的问卷调查研究发现,问卷得分最高的两题是:

“没有心理疾病的人不可能理解我”

“因为有心理疾病,我成了家人的负担”

这体现中国文化特点,反映了中国病耻感的特征。在中国社会,他人评价与认可很重要,中国人注重与他人的交流和沟通,注重他人的看法,因此患者非常在意自己能否得到他人的理解,也很容易在这点上产生怀疑。此外,中国人有明显的家庭(家族)取向,重视个人对家庭的责任与义务,给家人增加负担会导致患者个人价值受损,表现出对自己的污名化。

现有研究发现自我污名会导致自尊降低、低生活质量、长期抑郁、社会关系受损、求助推迟和治疗的延长或提前终止,严重妨碍患者的治疗康复。

2、 病耻感为何产生?

根源上是外界对于抑郁症这个疾病的看法不够准确和客观,患者和家属在确诊前对于抑郁症的认知就是负面消极的(如“人们认为精神疾病患者很无能”)

我们在确诊前可能对于抑郁症认知存在偏差,所以确诊后就会将公众对于精神疾病的偏见和刻板印象套用到自己身上,形成对自我的偏见(如“我是精神疾病患者所以我肯定也很无能”);

最后导致自尊和自我效能受到严重损害,并产生自我歧视行为(如“因为我很无能,所以我不能去争取我想要的”)。

这样的逻辑链可以说从一开始就是不合理的。

大众对于抑郁症认知不准确——患者和家属认同大众的错误认知——确诊后认为自己很糟糕——很糟糕所以很绝望。

那如果患者和家属不认同大众关于抑郁症的认知呢?Corrigan指出如果患者不将公众的负性态度内化应用到自己身上就不会对患者的自我效能等造成损害。

3、 病耻感有什么坏处?

(1)病情恶化

病耻感带来的最明显的一个负面影响就是降低治疗积极性与依从性。由于病耻感的影响,患者往往采取回避否认的消极态度面对疾病治疗,拒绝寻求治疗或未按医生要求终止治疗,表现出低治疗依从性和低求助意愿。83.3%的研究认为患者病耻感越高,越不愿意接受治疗,抑郁症状就会恶化,使患者疾病康复的困难加大。

为什么患者不愿意接受治疗呢?一个原因是他们很在意自己接受治疗的形式能否被大众接受。

劝说患者接受心理治疗,他们可能会犹豫:去看心理医生就是心理有问题?

劝说患者进行药物治疗,他们可能会想:都要吃药了,那是不是非常严重?

如果让患者接受住院治疗,可能不仅是患者本人,家属也会跳起来:住院那不成了精神病了吗?以后还怎么回归社会?

我们强烈地感受到社会对心理疾病患者的歧视,不想自己成为歧视对象,因而不愿主动求医。我们否定了自身的价值,自尊心就会削弱,也就不会认为自己有战胜疾病的能力,因而不相信自己可以康复。由于担心外界的评价,由于不能够接受自己的现状,由于家人的顾虑,患者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最佳治疗方式,延误了病情。

(2)难以融入社会

这一点可能有人就会有疑问了,我不承认自己患病,那么不就是没有贴标签,认为自己和别人没什么不同,就更容易融入社会了吗?怎么会反而难以融入社会呢?

从医学角度来看,疾病是客观存在的,如果是已经确诊并且没有康复,那么拒绝承认自己患病的行为反映出我们内心的恐惧,害怕自己和别人不同,担心朋友们异样的眼光,害怕社会的区别对待。这样的恐惧与担忧会阻碍我们进行正常交往,因为患者会很在意他人的看法,对他人的行为作出过度反应,甚至为了避免得到负面评价就选择拒绝社交。所以不承认自己患病其实也是一种恐惧,这种恐惧会让我们难以融入社会。

研究表明病耻感会导致患者人际交往和家庭关系等方面的问题,使他们逃避工作。

病耻感高的患者往往将自己与公众隔离,畏惧社会交往,畏缩于社会交往必然会导致社交缺乏;社交的缺乏又很容易让个人感到孤立无援,进一步加重抑郁情绪。病耻感高的患者经常感受到羞耻感、负罪感、挫败感和丢面子等负面情感。

另外,患者家庭成员和亲友也可能受污名影响而为患者感到羞耻,觉得他们是一种负担,并减少对其情感上的支持,而这会进一步恶化他们的情绪。

4、 丢掉病耻感

前面提到,病耻感的根源是大众对于疾病的负面认知以及自身对大众认知的认同。那么丢掉病耻感就可以从改变大众认知和改变自己认知两个角度入手。由于丢掉病耻感的最终目的还是为了患者能更好的恢复,因此相比于改变大众认知的活动,直接针对精神疾病患者病耻感的干预可能对他们的疾病康复更为有效。

其主要策略包括两类:

一是学习正确的疾病知识,正确认识抑郁症。

通过改变患者对疾病的消极认知和负性态度降低污名水平,如心理健康教育与认知行为疗法等;明白抑郁症发病原因和治疗方法。

心理健康教育是自我污名干预中的常用策略。通过心理健康教育,心理疾病患者不仅可以充分了解所患疾病的信息,讨论各自的污名经历,减少羞耻感和负罪感。同时,治疗者也可以借此为患者提供相应的应对策略和建议,从而有效预防和降低病耻感。认知行为治疗所关注并试图改变便是患者的这些消极认知图式。通过认知行为治疗可以帮助患者学会识别并面对他们习惯性的消极想法,以更积极的方式重建对于所患疾病和自我的认识,脱离自我污名的恶性循环对心理康复的影响。

二是正确认识自己,提高自信心。

通过提高自我应对技巧和能力防止病耻感内化,如增强赋权能力、提高自尊、寻求帮助行为、社会技能训练等。赋权法,指通过提高患者在个人日常生活中的重要方面(如人际关系)中自我控制和自我决定的能力,如自我效能感等,从而来减少病耻感。在高度赋权的人具有积极自尊、高自我效能感,相比于高自我污名的患者,高度赋权的患者更倾向于对社会公众的偏见和歧视产生愤怒情绪,并能有效防止污名内化。此外,Corrigan等人认为患者以开放的心态选择性地暴露病情给他人,并寻求他人的帮助与支持可以减少患者的社交回避,增加患者对生活的掌控感和胜任力。